文艺纵横

文:赵志刚

多来少时不易。听他那纯粹一身农民装束的二哥先容自从他偶然的时机知道了毛笔字以后他就“痰迷”了。起五更睡半夜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字不能不写。“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李多来靠着写字走出了大顺走出了瓦埠湖走出了古寿春也走出了安徽省。但我除了记得他说的每年农忙季节他都要回来收麦子收稻子外还记得他说一有空闲总要回家陪陪二老过过田园生活。他把住所取名为“四之园”把书房取名为“大顺润斋”我贸然臆测可能就是希望四季常青满园春色也是希望自己记着是从什么地方走出去又是什么地方滋润了自己养育了自己。我敢断言这是一个知孝道会感恩的人这样的人非交不行!牵强附会的臆测我没有向多来印证但我相信这样的臆测绝对不会有人说我心怀叵测。

李多来这个名字我早就听的多了。大多是说他受苦谦虚进步快书法武艺日渐精进。归根结底一句话:他的人品和书品是可以划等号的。我听后也就听了而已。因为我对寿县荣膺“中国书法之乡”美誉是兴奋的但对乱如武林的寿县书法界是不伤风的。有的人劝我应该混迹于寿县书法界说那是个名利场“聚宝盆”言下之意书法不仅可以成为营生的手段还可以成为赚取功名、聚敛财富的捷径。我只是付之一笑嗤之以鼻。但对曾经的司徒越、孙子连、尹重民、马平和等一众前辈我是高山仰止打心眼里佩服的。

写此文时黄丹丹的《枣花帖》赵阳的《跨过瓦埠湖来看你》都已新鲜出炉登在了《寿州》报副刊上。我本无意写此文与两位中作协的大家PK,岂不是自不量力自取其辱自讨没趣。无奈有人说人家为你量身定做了一幅“我行我素”的墨宝写得又那么好你美意思不写几句?激将法对我也管用。赵阳主笔就曾在他写我的《我行我素》一文中用手术刀把我剖解了一下说激将法对我屡试不爽。写就写吧谁怕谁?横竖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看法我就不信我写出来又能丑到哪去。

造访多来怎么可能空手而归?于是多来静下心来一气写了几幅横幅相赠。所有去的人都拿到了自己心仪的墨宝自然对多来都是啧啧赞叹。但我感受的到所有歌颂他的人都是发自心田的。各人像怕被劫一样捧着各自的墨宝下了楼多来提议时间还早不妨看看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吧。这一去可了不起了。所有去的人全都没有了矜持和客套桃树、李树、杏树、黄瓜个个难逃一劫。而多来既像个淘气的孩子爬高上低忙着给这个摘谁人给谁人摘这个。又像个好客的主人先容这个生长周期先容谁人营养价值。就连我这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竟然都对他的先容饶有兴趣。一顿“扫荡”事后树上的果子少了我们肚子鼓了手里逮着包里装着主人和客人的笑声激荡在悄悄的果园。

“迷茫射虎屠龙手种菜论书老寿州”这是国民党元老、大书家于右任盛赞“铁笔”、寿州人张树侯的诗句。“念书装样子种菜做农民”这是一小我私家自书的对联贴在自家的堂屋门上书者名曰:李多来。

与多来零距离接触要谢谢赵阳主任他因为要为寿县书画界名人作文需要采风。6月11日他约了我和正在瓦埠督查的丹丹陪同拜望李多来这对我而言固然是幸事我欣然应允也想充一下内行。

多来的住处在瓦埠湖畔的大顺镇一个叫老嘴的村子里。除了当记者的10余年间下乡不少现如今我除了偶然采风也很少下乡所以我写的文字基本上没有农村的痕迹这是我无法补齐的“短板”。一进多来的家门庭院内花木葱茏但对我这个没有农村生活体验的“外拐子”来说没有几个叫得上名字。进入客厅正面是一幅山水画和书法家史秀前的配对中堂。走上二楼哇那简直就是书的世界字的海洋了。书有诗词歌赋名人传记各种书法大家的帖和传世之作影印件。字有他的临帖、习作和别人送他的书法作品。听他说每当他静下来他都市捧读名家文章从中寻找名句名言自己逐步明白待别人索字时他写后还可以给别人解读。这么看来他说自己“念书装样子”不是自嘲而是自谦了。正是因为他的博学他才会以书法家的身份成为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淮南硖石诗词协会照料并兼任寿县诗词学会会长。他之所以有“下笔如有神”的功底是因为他“念书破万卷”的作业垫底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对多来的相识以前只是停留在他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会员、《新安晚报》书画院艺术总监、嘉兴南湖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书画》书画院院聘教授等肤浅的简介中。论年事他比我这只“兔”还小两岁。但我知道中书协会员不行小觑没有过硬的书法作品入展、获奖是不行能迈进中书协门槛的。这说明他简直实力不俗。

多来在简谱中就是1、2是最基本的发音我临时把它解释为呱呱坠地和蹒跚学步这对多来来说肯定不公正、不恰当。因为他现在名气已经够大头衔已经够多。但我希望多来就是能这么认为因为书法艺术也是没有止境的想到达7、1的高度都不容易。山高谁为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有定论。为什么把文章题目起个“多来迷法”呢?因为瓦埠一行我已忝列为“多来迷”而多来痴迷书“法”故连贯起来就有了这个听起来可笑的“多来迷法”了。

和李多来近距离接触是今年4月14日我受邀到场首届“珍珠泉文学笔会”。笔会开始前我看了被邀请者名单其中书画界有不少人但当天我去时看到书案前只有一小我私家在泼墨作书围观、求书者有许多。仁君、立松也在场。听人说此人就是李多来。朴素的穿着谦恭的神态每写就一幅字他都是上下左右环视一遍看看有没有败笔。固然因为人太多不行能有时间去写楷书、隶书、行书、篆书等耗时的作品大多都是一挥而就的草书。但一时的观摩已让我这个对书法略知皮毛的“半瓶子醋”对他的草书心悦诚服。大气磅礴汪洋恣肆如行云流水般酣畅淋漓。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每完成一幅作品都认真地钤印、盖章对别人要求合影留念也是来者不拒这与一些自诩为书法大家的可是天壤之别。要知道他送出去的作品对有些人来说可就是钱呀。看着他满头汗津津的我没美意思张口但立松兄说他会为我求一幅墨宝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