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化年年传承 杭州需要吗?

每年年底,市内都有传言说杭州即将举行区划调整,甚至有人“偷偷”传播微信聊天记录“人员已被冻结,调整马上举行”。与此同时,调整计划开始在网上传播。比如今年的规划是将江干上城区合并为上城区,拱墅闹市区合并为拱墅区,余杭区一分为二,余杭区和临平区发生。

图片来自网络

诚然,这只是民间传说,并没有官方消息。不管是去年还是今年的计划,协调点都是不遗余力的上下城区,希望上下城区与其他区合并。有趣的是,在回应杭州市民的公开询问时,杭州市政府2018年的回复是“杭州无分区调整规划”2019年的回复导致“目前还没有相关信息,请参考官方信息。”,这必然会让人浮想联翩。

那么杭州需要调整区划吗?今年的“计划”靠谱吗?小熊猫会根据历史和2019年的数据来分析这个问题。

1 |为什么需要分区调整

由于历史原因,很多大都市的老城区经济繁荣,人口密集,但都是辖区小的地区。从2000年开始,许多大都市开始将一些功效相近、辖区较小的地区合并,以提高治理效率。

我们来看看15个副省级大都市,2000年以来已经合并了8次。

2002年,南京淘汰浦口区和江浦区,建立新浦口区,淘汰大厂区和六合县,建立六合区

2003年,厦门市合并思明区、鼓浪屿区和开元区,成立了思明区

2004年,哈尔滨将太平区和道外区合并,建立了新的道外区

2005年,广州驱除东山区,将其辖区并入越秀区;驱散芳村区,将其区域并入荔湾区,新设南沙区和萝岗区

2006年,哈尔滨将电力区和香坊区合并,建立了新的香坊区

2012年,青岛合并秦淮区和白下区,成立新秦淮区,合并鼓楼区和下关区,成立新鼓楼区

2014年,广州合并黄埔区和萝岗区,建立新的黄埔区

2016年,宁波和江东区合并为鄞州区

2005年广州出于“雷同融合,便于操作”的考虑,将东山区和芳村区合并。比如东山区、越秀区是行政、经济、商业中心。由于两者有很大的相似性,合并后可以共享高质量的教育资源,便于整合和协调。荔湾区是一个老城区,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商人,但受到行政区域的限制。另一边的芳村区土地辽阔,可以互补。合并可以促进两个地区的发展。

另外,2010年北京市崇文区和东城区合并成立东城新区,宣武区和西城区合并成立西城新区。2012年,苏州将沧浪、平江、金昌合并为姑苏区。上海在2000年和2011年合并了南宁区和卢湾区,建立了新的黄浦区。这些都是以功效相近、管辖面积过小的区块合并为思路的调整案例。

所以,从其他大都市区划调整的历史来看,杭州的区划调整思路无非是“将功效相近的区域合并,取长补短,以提高行政治理的效率,使大都市和区域的经济社会更好更快的发展”。

2 |杭州区划调整的历史

自1949年杭州解放以来,进行了多次区划调整,许多区也进行了合并。比如短命的古当区1955年并入西湖区,建桥区1956年并入江干区,根山区1957年并入下城区,中城区1957年并入上城区。1990年还有存在了40多年的半山区和拱墅区

区域调整的历史

有趣的是,所有的区域合并和分裂都发生在2000年之前,2000年之后,杭州都市圈化的主要行动是“城市扩张”。先后成立了余杭区、萧山区、富阳区、临安区、钱塘新区,使杭州大都市扩大了几十倍。现在杭州市区基本成型,成为“大”都市,市区内调整的可能性很大。

3 |地区人口

经过20多年的扩张,杭州市的面积和人口已经达到了极其不平衡的状态。最大辖区面积(临安)是最小辖区面积(上城区)的120倍,人口最多的区域(余杭)是人口最少的区域(上城区)的5.5倍,人口密度最高的区域(闹市区)是人口密度最少的区域(临安)的94倍。

人口密度图

但是,杭州的人口集中在市区。由于市区土地限制,市区人口密度极高,而周边地区“人烟稀少”。根据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发布的信息,到2025年,杭州可新增工业用地45平方公里。其中,6个城区可用面积只有3.03平方公里(上下城无新增工业用地)。可见,杭州城市尤其是老城区的地理空间增长严重受限,已经成为其增长的瓶颈。

从人口结构来看,上城区和下城区的老龄化问题比其他地区更加突出。上城区60岁以上人口比例为32.23%,下城区仅为13.65%。

因为这个年事结构的问题,上城区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仅1.09%,排在所有辖区的最后一位。

2019年年事结构和增长

在人口密度,辖区面积的限制下,上城区的人口机械增长也排在除新并入区域(富阳、临安)之外的最后一位。从这个角度看,杭州老城区,特别是上城区的人口增长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这对于区域内经济的生长起到了一定的阻碍作用。

4 | 经济

有文章指出,由于各辖区的土地面积、人口的不平衡,会给区域以致整个都会的经济生长带来欠好的影响。

杭州GDP总量上,余杭、萧山、滨江区不出意外职位列前三,其中余杭、萧山遥遥领先,纵然是在全浙江省,余杭和萧山的GDP也是排在第一和第二的,究竟除了辽阔的面积可以发生房地产行业的GDP之外,余杭区的数字经济也极为蓬勃,而萧山区有着强大的工业,包罗巨头企业如万向、传化、恒逸、荣盛。

对应的,经济的强大使得辖区政府的财政收入提高,2019年余杭萧山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也划分位居第一第二,划分是391亿元和268亿元。强大的经济使得政府也越发的富足,可以更好地投资都会。

经济对比

老城区只管有很高的人均GDP,可是GDP总量和财政收入却似乎捉襟见肘。我们看到拱墅区的GDP、人均GDP以及财政收入都处于中下游水平。而上城区只管有很高的人均GDP,可是政府的财政收入却只有85亿元,不足余杭区的1/4。

5 | 工业

由人口面积限制导致经济的区域不平衡生长,究其原因,工业的不平衡生长有很大的关系。

从工业生产总值比例上看,老城区中,下城、拱墅、江干和西湖的第三工业已经占了绝对优势,而上城区则仍旧在依靠第二工业在举行支撑。

有意思的是,上城区的工业园其实是一块“飞地”,它的地址在拱墅区城北的祥符镇,是在1993年杭州市政府的同意下在拱墅区设立了的“飞地经济”,工业园也支撑了一部门上城区的生产总值。这也进一步说明晰上城区受到了严重的地理限制,从而不得不借地生长经济走出逆境。

工业分配

我们从三个工业中来分析杭州城区的工业逆境,数字经济被认为是新经济,这也是杭州这几年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看到,数字经济的产值主要集中在余杭和滨江,两个加起来占了全杭州的77%,而这两块也是这两个区的主要工业,其他辖区的数字经济则生长缓慢。

2019年数字,工业,房地产经济

工业的生长相对比力平衡,萧山、余杭、滨江和钱塘新区的工业占比比力高,而纵然是上城区,也有一定的比例。而另一个大头工业就是房地产,房地产的占比中,余杭和萧山再次绝对领先,而上城区、下城区再次由于辖区土地限制,无法获得生长。

6 | 逆境

无论从人口生长还是经济生长的角度看,杭州辖区的主要问题存在于老城区,上城和下城区是富足的辖区,从人均人为来看,上城区仅次于滨江区(15万),13万平均年薪,下城区紧随其后,人均GDP也比力高,是典型的蓬勃辖区,可是它的主要逆境在于授予区域面积限制,生长受到了束缚,工业也很是局限。

而相邻的江干区则有许多土地,甚至钱江新城二期还处于未开发的状态,因此江干区现在的房地产和修建业撑起了一片天,商品房销售额在2019年仅次于余杭和萧山,位居第三,从这个角度看,上城和江干互助会很有强互补的作用。

拱墅区经济比力平平无奇,在生产总值和财政收入等指标上在杭州排名也比力靠后,而且拱墅区没有特别突出的工业。它的土地面积虽然不大,可是仍旧依靠着房地产生长经济,这一方面说明晰拱墅区还是有一定的土地储量,另外一方面也是表示着拱墅区遇到了一定的经济逆境,想使用房地产举行缓解。从近几年拱墅区政府的行动来看,拱墅区急需加入数字经济工业雄师,如计划六大工业中心“智慧物流、文化创意、直播电商、汽车互联网、集成电路设计、大数据”。从这方面看,只管下城区是强经济,可是是否可以动员想走生产业逆境的拱墅区,难免令人怀疑。

图片来自网络

其他辖区似乎并没有陷入如此强的逆境,如滨江区作为杭州最年轻,平均收入最高的区,正处于飞速生长的时期,它并不需要合并其他区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萧山余杭经济一如既往地强大,有各自强项工业。有网友认为余杭区需要一分为二,支解工业,这是对于政府治理如此大面积的辖区会不会力有未逮的担忧,小熊猫认为这其实是反其道而行之,有高科技的未来科技城,也有传统工业的临平,支解工业只会令各自陷入逆境。

End | 结论

小熊猫认为,杭州都会经由20多年的扩张之后,都会区域生长已经很是不平衡了,简直到了一个需要举行内部区划的阶段了。杭州的主要逆境在于市中心的老城区(特别是上城、下城、江干和拱墅),在“区间互补,从而提高行政治理效率”的念头下,上城区和江干区合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然后下城区和拱墅区的合并则并非上上之策,余杭区一分为二更是反其道而行之。

可是正如杭州市长所说“时代扬弃你的时候,连再见都不会说”,杭州面临已经泛起的问题,已经到了急需一场调整,遇上时代的程序的时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